新社会主义农民

单纯雁和师尊的小故事

  辣鸡并且练不好的文笔,ooc预警
书房内,上官鸿信端端正正地站着,忍不住偷瞄书案前的策天凤,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很显然――他失败了。策天凤只是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自己方交上去的功课。半晌,见策天凤将头抬起来,上官鸿信一秒收回了偷瞄的目光反之定定地盯着他的师尊……忽略这一瞬尴尬的沉默。策天凤开口“做得不错”他听那人说道。上官鸿信不免暗喜,心想这半个月的努力果真没有白费。在策天凤交代了下次的作业之后,上官鸿信并未像以往一样退出书房而是站在原地。
  很显然,他心情不错。虽跟着策天凤学习了几年但毕竟年纪尚浅不过是个未至弱冠的少年,跟日后那个让九界谈之色变的坑神雁王有着天壤之别,还无法自如地将感情藏在心里。他这副踟蹰又喜不自禁的样子全被策天凤看在眼里,“讲吧”策天凤出声提醒他的徒儿。上官鸿信犹豫着还是开了口:“师尊,后天就是十五了······”“说重点”策天凤打断他。好···“徒儿想请师尊和冥医前辈与小妹一起去看灯会”还有我。他在心里悄悄地补上一句。“嗯”。上官鸿信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策天凤来羽国三年之久,什么大大小小的节日也没见他认真过过,这次邀策天凤一起赏灯会也是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时间对策天凤来说不过是个无意义的名词。这个人像是一片云,一阵风,毫无烟火气息,寡淡得不像个人。上官鸿信又一次打量着他的师尊,从外表来看策天凤和上官鸿信倒像是同辈人,一副青翠挺拔的少年样,没人相信他年近不惑。但只要一触到他的眸子,又分明感觉这是一双透彻世事的眼,绝不可能是个少年人,他的眼里藏着种种随时能搅动风云置人于死地的智计,然而这双眼的主人又将重重波澜都掩在平静的红色瞳仁下。他真的会永远留在羽国吗?上官鸿信从来不敢深思这个问题。
  灯会这天,霓裳拉着杏花穿梭在人群中,买这个买那个的十分快活。上官鸿信和策天凤不近不远地跟在后面。怕她这样横冲直撞碰到别人,上官鸿信只好板起脸训斥道:“霓裳,都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没有一点样子!再这样胡闹回去三个月不许出门!”霓裳根本不把他哥哥的威胁当回事,反而笑嘻嘻地捏着手走过来拉着哥哥的袖子“王兄你真讨厌说好要陪我出来看灯会的却和师尊两个人慢吞吞地落在后面,真没意思。”说着嘟着嘴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她这样让上官鸿信又不免有些愧疚。他偏头看了看身边的策天凤,对方的轮廓在灯影里忽明忽暗,明明是极繁华喧闹的环境但这人却总是格格不入,这满街的灯火人影都跟策天凤没什么关系似的,他实在不像是个人。上官鸿信又想起了那个他不敢深思的问题。他忽然有些害怕,想开口说些什么 “师尊······唔”是霓裳一个不注意把刚才捏在手里一块糖塞进了他的嘴里。“吃了糖我就原谅你了”他看着霓裳跑远的背影一时间骂也不是气也不是,嘴里很大的一块糖也让他很不舒服,王族子弟的良好修养让他不能吐出来只好拼命咀嚼嘴里的糖,由于有些急他呛到了,“咳······咳咳······”咳得他弯下了腰,眼泪也流了出来,此时他也无暇细思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会被策天凤看到,之后又会怎样教训他,只想赶紧把喉咙里的不适感祛除。忽然,他感到有一只手扶了上来,帮他顺气,又有一只手递过一方墨绿的锦帕。是师尊的手,他忽然有些雀跃,连喉咙里不上不下的糖也不是那么难受了,他擦干了溢出眼角的泪水。“多谢师尊”上官鸿信颇有些不好意思,手藏在袖子里紧紧地攥着那块锦帕,头低低的不敢看策天凤的眼睛,也不敢多说话。嗯?这个帕子好像是师尊的擦镜布。他似是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策天凤也把他望。这一望,策天凤的嘴角却勾起了一个微弯的幅度,这一笑如春水破冰,旭日破暗,叫上官鸿信呆立当场,用一句策天凤常说的话就是他感到不能呼吸······从策天凤的视角来看,上官鸿信眼睛红红的,头发也在刚才的咳嗽中弄得些微凌乱,目光灼灼望着他偏偏又一副呆呆的样子,嘴角还有刚才不慎粘上的糖渣,这一幅滑稽的样子实在像极了一只偷糖吃被逮住的禽类。他好心地伸出手,帮上官鸿信拭去了嘴边的糖渣。???上官鸿信回过神来,脸又是一阵爆红,这次连他自己也为自己感到窒息了。太愚蠢了丢下一句 “师尊徒儿告辞,我先去前面照顾霓裳了,您慢慢欣赏······”就飞也似地逃离了现场。呵······羽国人的天赋吗?策天凤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上官鸿信的速度。

以及不要在意时间bug啥的,我也没搞清楚。
(我认为雁王是琉璃树组最壮的,体格不愧是一个东北人。这样一个东北人还能下腰劈叉一字马,人中之龙雁中之雁了。夸他!)

评论

热度(1)